banner_blog2.jpg
Shadow
陳肇龍 美國陳文成教授紀念基金會理事
 

Goodman Mountain 是個小山,位於紐約上州 Adirondack 主峰西側,雖然海拔不高,但是人們在此立下公理正義高高的標竿。

**以下是摘譯自 "The conservationist” Aug 2015 Page19-21
Charles Goodman 是東歐(立陶宛)猶太移民之子。他在紐約市事業有成後,在上州的小村購地置產。此處後來成為家庭夏日度假莊園。除了度假之外,老先生熱心地方公益,深受村人敬重。老先生有個兒子,叫 Robert。Robert 和太太 Carolyn 是社運份子。他們在 Manhattan 的公寓中,經常高朋滿座,討論時事。夫妻有個兒子,叫Andy。Andy從學生時期,就參加社會服務工作。

1964年,美南黑人民權運動時期,唸大學的 Andy 向父母說要去 Mississippi幫忙。媽媽心知此去危機四伏,但是如果向兒子說 NO,他自認在道德上是個大缺口,就準備了碘酒、繃帶,讓 Andy 上路了。

Andy 和另外兩個夥伴,在 Mississippi活動時,被當地警長扣留,數小時後在夜間被釋,然後這個年輕人就被失踪了。約兩個月後,三人的屍體,一黑人、二白人,才被發現。原來是警長當夜通知三K黨,先放人,再由三K黨下毒手。事後直接參與鎗殺者判輕刑。主謀罪證不足,判無罪。

此後三十年,三位死者家人在痛苦中度過。Mr.Goodman賣了小村的房舍,捐了地產。當地居民為感念Goodman家族恩澤,展開了冗長的命名運動。直到2002年,紐約州政府才正式將他們當年度假的山頭,正式命名為 Goodman Mountain。

2004年,沈壓了四十年的老案,再經搜證後,對幕後主謀 Edgar Ray Killen 再次起訴。Killen 此時已80。被判重刑,在2033年前,無法假釋。此後數年,苦主一一凋零,然後繼者仍持續紀念活動。

2014年,紐約州政府開了 Goodman Mountain 步道。步道入口有家族事蹟簡介。同年,Obama追頒三位年輕英靈總統獎章。

**後記
2018年1月,主謀 Killen死於獄中。92歲。(news: New York Times)

2018年夏天,我回台參加陳文成紀念晚會,看到在台灣繼續關注陳案的友人。也有個談話節目,將二案做個比較。

2019年一月,在金恩紀念日的幾場風雪後,我來到 Goodman Mountain感受一下氣氛。看到這好山、好水、好 View。一個年輕的富家子,他原可在此爽度一個暑假,但是他選擇了另一條路。

Goodman Mountain 是個小山,海拔不高,我很快地走下山,看見一片白茫。想著村民的作為,才發現還有一段路要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