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_blog2.jpg
Shadow
陳肇龍 美國陳文成教授紀念基金會理事
 
Portsmouth地如其名,是個港口,在Boston北邊1小時車程。2015年九月我來這濱海小城,在市區內一棟不顯眼的建築中,看到一份略顯發黃的原始文件,放在玻璃櫃中展示。 這是當年震驚世界的日俄戰爭後,雙方簽下的Portsmouth條約。當下直覺這份文件背後,有百年前千里外家破人亡,妻離子散的故事,興起了探訪當年舊地往事的念頭。
 
話要從清廷甲午戰敗,簽下馬關條約,割讓遼東半島、台澎給日本。後經沙俄和列強交涉,由清廷增加賠款,贖回遼東半島,此舉埋下十年後日俄戰爭的導火線。
 
馬關條約一簽下,日帝軍力馬上由遼東轉進台灣。大清北京方面的軍事壓力馬上紓解。此時,清廷上下再也無人說: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。較貼切的說法是敗家子在外鬥狠,輸了,拿祖宗開拓來的領土做為賠罪品,斷尾求生,於是台灣成了替死鬼。
 
台灣的割讓,帶給大清王室的安寧日子不長。1900年義和團事件爆發,八國聯軍攻入北京。事件結束後,在旅順的沙皇軍隊原地留守並加強軍事設施。沙俄要在遠東找出海口,旅順是首選。日帝看在眼裡,怎能容忍當年被迫吐出的戰利品落入他人之口?幾年後,前台灣總督日將乃木希典,也投入日俄戰爭,二個兒子皆戰死遼東,再用幾萬條日本子弟的命,攻上203高地(日人稱爾靈山)。此時旅順港外已被日海軍封鎖,停在港內的沙俄遠東艦隊,成為乃木希典砲兵的活靶,全數殲滅。戰敗的的沙俄陸軍,在冰天雪地中向北逃難。滿族女真的發源地自此落入日帝控制中。沙俄由歐洲遠道而來的波羅地海艦隊,也被日海軍東鄉平八郎率領的聯合艦隊擊沈於對馬海峽。此時雙方由美國總統老羅斯福調停,簽下Postsouth 條約。老羅斯福也因此得了諾貝爾和平獎。《樸茨茅斯條約》(Treaty of Portsmouth)
 
1895年五月,日本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軍登陸現新北市鹽寮,曾留下一張上岸後的歷史照片。2017年十月,我去他當年坐下之處,只見後方植被依舊,但是多了個綠色箱型核能廠。當年日人建的紀念碑,已被國民黨政府Remodel 成為:鹽寮抗日紀念碑。2017年,偏偏有人在旁用沙雕出當年碑的原型,上書「北白川宮征討紀念碑」。 這是一根由甲午戰爭中由清國擄來的砲管。下方少女遠眺海平面,則為雕塑者加上去。要瞭解這碑原來的模樣,可參考在中國旅順北郊(爾靈山)碑,也是炮管一根,應是日軍由沙俄軍隊擄來的戰利品。此碑應是乃木希典在日俄戰爭後,向明治天皇請專款而立,用來紀念戰死的士兵和兩個兒子。
 
1895年日軍南下台灣沒有預期順利。南方增援軍在10月10日還沒有很光輝時就集結屏東枋寮外海。10月11日乃木希典由枋寮北上,在佳冬有短暫的戰鬥,於20日在台南城外,日南北軍會師,此時台南已成圍城,幸由英牧師巴克禮、宋忠堅調停下領乃木軍隊入城。此時,北方來的能久親王,不是病重,就是死了。幾個月後,乃木任台灣總督。
 
2019年2月,我來到這小鎮枋寮海邊,有個簡陋的紀念公園。內有一土丘,上有紀念碑文,故人已無影無踪。
我用租來的腳踏車,從枋寮騎到佳冬。這裡有些歷史遺跡,可惜缺乏全盤規劃。其中的「蕭家大院」和後面的「步月樓」保存尚好。這是當年乃木希典眼中的「土匪窩」。
 
乃木希典在台二年,為應付四處蜂湧的反抗勢力,疲於奔命。堂堂日軍將軍總督,用武力剿之,勝之不武,敗之顏面難看,於是辭官而去,由兒玉源太郎繼任台總督。台灣先民被迫和這些世界級戰將,用竹篙倒菜刀對幹,不知是榮幸還是不幸。
 
領台初期,日人視出使台灣為畏途。乃木為了樹立榜樣,把老母接來台南,一年多就病死了。遺體後來轉葬於目前台北市林森公園北側,此處後來成為日人墓場。領台前期軍事總督明石元二郎也葬於此,並立鳥居紀念。明石遺骨在陳水扁市長任內遷葬,島居經幾番流浪後,遷回原地。在鳥居對面有個岳飛「還我河山」銅像。古今中外各路人馬,仍在公園內大搶地盤。在看完林森公園後,隔日我就搭飛機去東京,參訪乃木神社。這是當年令台籍幫辦辜顯榮、陳中和之流看到膝蓋會軟的人故居。
 
乃木神社,目前仍可嗅到當年軍國主義氣焰。但是大致安寧。算是「轉型成功」,成為人們祈福之所。乃木故居,經重新修後,可由外面步道參觀。室內擺設,仍如舊日。我特別看了那間乃木和夫人於明治天皇出葬時,雙雙自裁的房間。大門外有個裝水的鉛桶,不知是何用意。故居對面有個展示廳,內有兩人自裁前的遺囑,以流利的草書完成,並有二人簽名,是死亡美學的實踐者。
 
遺囑大意,辦看半猜,大概是說終生愧對國君、國人、家人,以死謝罪。乃木夫人靜子(Shizuko),作為那時代的日本女人,只能隨丈夫結束了淒美人生。
 
乃木希典,一代軍神,生前散盡家財,救助傷兵。死後沒有留下後代。後人在其故居,立了鳥居,建神社。百多年後,仍有人去參拜。我去時,看見白白的花球。後來才知那是祈求者,用一張張的簽條結上去的。一絲淡淡的哀愁,瀰漫在園間。
 
越過島居,回到街上。作為被征服者的後代,我要思考的是乃木與台灣人的糾結,是否在他飲刀成一快時,就一刀兩段?為何有人要在碑文上潑紅漆?我是很迷惑。但是,我很明白,與其死盯某些日本政治人物,有無去靖國神社參拜,然後大罵之,不如好好拼湊自己土地上破碎的記憶,敬拜先民為生存的奮鬥。心中也些許了然的結束了這三年多來的走訪。
 

01 Portsmouth條約

02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軍登陸鹽寮

03 今天的鹽寮

04 沙雕的「北白川宮征討紀念碑」,遠方是鹽寮抗日紀念碑

05 中國旅順北郊的爾靈山碑

06 枋寮

07 枋寮海邊公園內的紀念碑

08 佳冬的蕭家大院

09 步月樓

10 台北市林森公園北側的鳥居紀念

11 鳥居對面的岳飛塑像

12 東京的乃木神社

13 乃木希典故居

14 一代軍神乃木希典

15 乃木希典故居訪問者簽條結成的白色花球